💕灵羽柔心💕

《千年修得回眸见》(百年梗,重生邪,虐哥心~)

《千年修得回眸见》by天真的球月
Part3【依稀故人见】
张起灵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基本无视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直接从青年身边走过,径直走向内厅。“哎...师父,你等等我,等等我。”等到青年完全反应过来,又有点情不自禁。看着张起灵已经走远的背影,连忙叫着追上去,留下一大帮人在风中独自凌乱。
“那...那个,玉长老,刚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一个显得十分年轻的张家子弟抽冷子问玉长老。玉长老咽了口唾沫,道:“你没听见吗?少司命刚刚叫那人叫师父,这个世上除了我们族长,谁还有那个资格?”
“刚刚...那真的是族长大人?”小媛有些不知所措的问自己爷爷。
玉长老没再说什么,只是转身望向内厅,嘴角流出一丝苦笑,暗道这回丢脸可真是丢大发了。
.........
张家内阁
张起灵坐在主位上,一对没有任何情绪的漆黑眸子冷冷的扫过在座的各个族人。把下面一大堆人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谁都不知道,今天刮的是什么风,把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张家族长都给招来了。
青年站在闷油瓶身旁略后的位置,半低着头,忍住憋着笑,暗自腹谤自己师父要不要刚来就那么严肃啊,刚刚还一脸“可怜兮兮”存在感几乎没有呢现在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敢情那时都是演技啊!
“族长大驾,我们这些人实在是有些有失远迎啊。”张家的大长老率先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连忙上前一步,对着闷油瓶干笑道。
“张海客呢?”
张起灵直接无视了那个大长老,一点也不给他面子,毕竟他张起灵表面上很是沉稳冷静,其实骨子里傲的很。特别是在那个人不在后,张起灵的心其实也算是死了一半,因此他才不会管他人怎么想,也不会给别人半点好脸色看。
青年一愣,暗叹了一声,微微向前侧身应道“张海客好像还没来。”
“好....我去外面等他,你在这里,.....继续。”张起灵闻言,想都没想就又从位子上站起来,对着青年吩咐了一声。青年无奈的摇摇头,他就知道自己师父对这些管理的事务很不感冒,果然到头来,还是得自己亲力亲为。
张起灵从位子上站起来后,什么也没说,甚至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直接从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向门外走去。
从一个个族人身边走过,闷油瓶垂着眸子,在他看来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反正自己这个族长已经不称职惯了,再任性一回,也应该没有多大关系。
站在门口,闷油瓶看着远方,他知道,他在等一个答案,一个也许足以改变他剩下的寂寞阴暗命运的答案。
冷冽的寒风刮来,吹乱了张起灵的刘海,他却不以为意,漆黑的眸子一直盯着远方,那一道已经熟悉万分,步履轻健的身影。
“嗨,族长,好久不见。”尽管张海客可能是因为刚从香港赶来,风尘仆仆的脸上显出几分劳累,但他还是十分精神的对着那站在风口处等待的张起灵挥手示意。
那一刹那,张起灵觉得自己的精神有点恍惚,他好像看见,一个笑容干净的少年正在远处的阳光下向他挥着手,脸上有着两个浅浅的酒窝,笑着对他道:“嗨,小哥,好久不见。知道吗,我不想等你了,也....等不到你了.....”
一切再次归于灰烬,张起灵闭了闭眼,将那些心里的不适都甩出去。再次抬头,看着已经走到面前的故人——张海客。
“我就知道族长这次一定会来的。”张海客笑容满面,多年的计划已经逝去,他早已经换回了自己的样子,曾经那张脸已经看的不是很真切了。这时候闷油瓶倒有点后悔,其实他还蛮希望张海客还是保持原来的模样,他其实还很想再看一眼那人的脸,尽管是假的,但他依旧抑制不住心中对他的想念。
“呵~”张海客发现张起灵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脸上,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家族长心里在想什么,于是最后只能无奈的笑笑,他知道张起灵想从他的脸上找到属于那个人的痕迹。
良久,张起灵才无奈的收回目光,因为他发现他真的是什么都找不到,一点关于那个人的相似点都找不到·ã€‚
“算了。族长。”张海客摇摇头,又对着闷油瓶道:“族长真是执着啊,那么多年了,还不放弃。”
张起灵冷冷的看了一眼张海客,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宣纸,淡淡的开口道:“什么意思?”
张海客笑而不语,道:“族长自己打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闷油瓶扫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在张海客面前打开,发现这其实是个宣纸做的信封样的东西,里面用黑笔潦草的写着一句话,以及还附有一张照片。
予小哥:
小哥,一百年了,不知道你还会不会恨我,也许还会吧...对不起....没有告诉你,我....。”
后面的话好像还没写完,笔就断了。张起灵的手在发抖,哦,不应该这么说,而是因该说,张起灵全身都在发抖,因为过度激动和痛苦而抽搐。
张起灵这辈子可以忘记一切,但这一个个瘦金体,他忘不了,那淡然的语气他忘不了。照片顺着张起灵不断颤抖的指尖滑落,他看到照片里是一具被打开的棺材,里面正躺着一个闭着眼,好像在熟睡的男人,那模样,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吴邪....吴邪..。”微颤的指尖有些犹豫的轻轻触碰了下照片中那道熟悉身影的脸颊,张起灵闭上眼,他惊讶的发现,他的心正一阵阵的抽搐着,疼痛着。
“怎么样?族长。”似乎早就料到了张起灵会有这反应,张海客笑笑,看着面前一直沉稳的张起灵露出这种痛苦得难以自制的情绪,他倒还有些骄傲。
张起灵没有答话,只是一直看着照片中的那道张年轻的,儒雅的脸颊而已。
“这些是王盟的后人给我的,让我转交给你,他说,你欠了吴邪一条命,但吴邪同样也欠你了好几条命,所以....你们扯平了。”
“吴邪....在哪里?”
张起灵终于把自己的情绪调整了过来,直视着张海客的眼,问道。
张海客摇头,“这已经不在我所知道的范围内,族长,你要真想知道,就自己去看看吧,说不定,你能够看到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
张起灵一愣,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
莫过于.....死而复生。

《千年修得回眸见》(百年梗,重生邪,虐心向~)

《千年修得回眸见》by天真的球月
Part2【族会】
今天是张家在本家举行族会的日子,在张家的祀堂内部,已经熙熙攘攘的聚集了不少人。张家在百年前那场屠杀中已经元气大伤,本家的人更是差点全部死绝,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时的张家族长张起灵才会下令从此以后张家的海外族人皆可自由进出本家,不像当初那样拥有苛刻的等级制度。也多亏了这项新法令的颁布,让不少海外的张家人又感受到了来自家族的温暖,于是就纷纷回归,竭尽全力助当时已经伤痕累累,千疮百孔的张家内部得以恢复。如今的张家在经过百年的休养生息后,已经渐渐恢复了些元气,而更加可喜的是,近几年来张家已经很少再听到有关汪家的动静。百年前的那场屠杀,遭难的不仅是张家,连汪家也未能幸免,甚至比张家伤得更严重,几乎惨遭灭族,只有零星几个海外族人幸存了下来,但也早已成不了气候,再也无法和现在的张家抗衡。
受到族会的影响,每一年都会有大量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张家人陆续回到本家,或是为了看望亲人,或是为了缅怀故土,但更多的是为了汇报一年来张家在各地的发展情况。今年很难得的,张家不少海外的老人也都抽空风尘仆仆地亲自返回本家。这些人大多辈分极大,因为张家原来的那些老人大都在百年前去世,这些在海外幸存的就成为现在张家的老前辈了,当然已经活过几百年的,却不老不死的张家族长张起灵除外。
“哇嘞,族长,你看今年的族会很热闹吧,人还蛮多的呢。'
青年犹如逛街一般,一脸散漫的将双手折叠放在后脑勺,对着走在自己身后的张起灵说道。张起灵呢,基本无视了自己这位徒弟的惊叹,依旧沉默的走在后面。没有人发现,张起灵走得心不在焉,手心里只是攥着那张薄薄的宣纸,就像揪着自己不断跳动的心。
“我....最后的机会?”他在心里自语,显然对张海客带给自己的消息很疑惑,却又捉摸不透,一路上都之尽想着这件事了。
“看啊!是少司命,他来了!哇!果然长得真好看!”庭院里,随着青年的进入,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欢迎声,旁边两位看上去是头几次回本家参加族会的年轻姑娘正靠在一起偷偷咬着耳朵,不时还把亮晶晶的目光投在青年身上,又有时会突然传出一阵银铃一般的笑声,惹得不少其他年轻的张家子弟把火热的视线往这两位花季美少女身上扫去。
“是啊是啊...听说我们家这位少司命不仅年轻长得又好,而且还文才武略样样精通呢,每次族会,听说都是这位少司命在主持大局,一个人把族里那一大帮老头子治得服服帖帖的,不敢说一个不字,大家都说呀,在众长老心中,就是族长大人也没有这位少司命有威信呢。”另一位姑娘,为了给同伴展现一下自己的消息灵通,连忙补充道。
“也是,咱家那位族长大人真是不靠谱,神龙见首不见尾,我长那么大都没见过他呢,什么都交给少司命管,也不知道自己去干嘛了,真是....”
“哎....你别乱说..小心被别人听去,我们族长也是很好的啦,要不是他,我们这些海外的族人根本没有机会来参加这种会议,你就知足吧!”其中一个姑娘笑了一下,用食指在另一个姑娘的的额头上狠狠地抵了一下,又引发了一阵笑声。
“唉....”青年无奈的摇摇头,他的耳力很好,刚刚两位姑娘的调笑声,他倒是一字不落的都听见了,为此他还有些心虚的看了看自己身后一直默默地跟着,但却低着头,好像在思索什么的张起灵心道“族长应该...没...没有听见吧。”
“少司命,您终于来了,老朽倒是等的有些慌了哈。”一个明显德高望重的老人看见青年走近,连忙起身前去相迎。
“呵~玉长老不必如此客气。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那么拘束。”青年也连忙对着那人笑脸相迎,这玉长老也算是张家的老人了,平常都在海外,今年倒是难得的回来了。
“是...是,少司命说的是,都是一家人..呵呵,不用那么见外,嗳,待会儿就要辛苦少司命了。”
“不辛苦,不辛苦。”青年连连摆手,笑着自谦道。
“喏,今儿个,趁着日子好,我啊把我的宝贝孙女也给一并带了回来,想要让她啊...认祖归宗,少司命要不认识认识,也好今后多多关照关照啊。”
“嗯...一定一定。”青年频频点头,又偷偷看了一眼自己身后已经被他人彻底无视的张家族长,扯了扯嘴角,心里再次忍不住暗骂道“师父叫你平时装清高,现在好了,你个族长来了,别人压根就不认识你了,你还在那里悠哉悠哉,望天沉思,得,老子他妈服了你了。”当然,这一系列心理活动自然没有任何人知道。
其实,这玉长老曾经是见过闷油瓶一次的,只不过现在闷油瓶的气场实在是太弱了,根本就没法引起人的注意,再加上青年少司命的身份摆在那儿,一般人也许都会认为闷油瓶是跟在少司命身后的随从。
“小媛啊,快过来....过来!”玉长老向着某处招招手,不一会儿,一个长相很是清秀只是小脸还显得有几分稚嫩的女孩子跑了过来,想来便是玉长老的孙女了。
更让青年无语的是,这小女孩正是先前在院口偷偷议论自己的那两个姑娘之一。
“小媛啊,快叫声少司命。”玉长老用手肘子推了推已经羞得满脸通红的孙女。
“少....少司命大人。”女孩扭捏了半天,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叫道。
青年在心里默默地呵呵了两声,表面上依旧笑容满面,对着这小姑娘道:“你叫小媛啊,以后不用那么叫我,你喜欢的话直接叫我哥哥就好了。”
“对...对,小媛你以后可以直接叫少司命叫哥哥的啊,不用那么生疏。”玉长老看见自家孙女的这副娇羞的小女生模样,也不由有些啧啧,要知道平常在海外,这丫头就是个混世魔王一般的存在,刁蛮任性到没边了,今天他还是头一次看见自己的宝贝孙女在一个外人,还是个陌生男子面前如此羞涩,想来这妮子定是对那少司命.....
玉长老的眼珠转了两转,计上心来。“老朽斗胆问一句?不知少司命可曾嫁娶?”
“呃....”青年明显没想到这玉长老会突然问这样一句,被吓得噎了一下。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还没有呢…不着急,还年轻嘛。”
“呵呵...瞧少司命这话说得。”玉长老又悄悄偷瞄了一下自己的孙女,发现她的脸颊果然更红了,简直能滴出水来,心里面便又明了七八分,“这成家那可是大事啊,少司命在顾忌事业的同时,也要关心一下自己啊。”
青年听他一席话,瞬间就起了警惕,心道老子结不结婚关你屁事,不过待青年看到站在自己身边的小媛姑娘时,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老狐狸打的是这个主意,他想把她孙女嫁给我,真是,我可消受不起。
玉长老见青年没说话,以为他也有些意动,连忙上前一步道“少司命,老朽倒觉得有个极好的人选,有那资格做这司命夫人”
“哦?说来听听,是哪家的姑娘?”青年不着痕迹的假装挑挑眉问。
“不知少司命觉得我家小媛.....”
玉长老话还没说完,青年就淡淡的笑了一下“玉长老,你莫不是贵人多忘事,在下除了是张家少司命之外可还是张家守灵人,你觉得……”
玉长老瞬间就闭嘴了,是他逾越了,张家守灵人的身份不是他一个海外长老可以高攀的起的。青年还想再说突觉背后的衣角被人拉了一下。连忙转过头,就看见张起灵依旧四十五度角望着天。
“少司命...这位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打断好事,玉长老自然是万般不爽,当下便有些阴阳怪气的问道。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看向这边。
“怎么了,师父?”
青年有些疑惑的转过头轻轻问道,他看见自家师父终于不再抬头望天了,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一双黑色的眸子中看不出悲喜。
“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娶。”好半晌,我们这位张起灵才缓缓吐出一句足以吓死周围所有人的话
青年先是一怔,继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眉眼瞬间柔和下来,仿佛是在回答命运的诘问,轻声的应了一句“嗯。”
TBC

《千年修得回眸见》(百年梗,重生邪,虐哥心~)

Part1【梦魇】
血,殷红的血;黑暗,了无止境的黑暗,无时无刻不在交融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周围竟都是漫山遍野的尸体,都是血肉残肢,以及....无数破碎的青铜铃铛在无尽的火海中蔓延,响起一系列悲戚的低鸣,那是足以让人崩溃或是陷入幻境的铃声。
“怎....怎么会?”
张起灵恍惚中仿佛自己置身于一片废墟,周围都是肆虐的火舌,都浸满了惨叫和鲜血。
“这...是哪里?”张起灵在自己心里问道,看着自己的双手都沾满了鲜血,粘稠的吓人。震惊之下,张起灵连忙看向四周,地上都是一具具残破的身躯,血像小溪一样的蔓延着。
”张...张家人。“
张起灵皱了皱眉头,他看到地上的那些尸体的右手都很明显的被砍去了,只是地上还是残留下几只断臂,上面修长的发丘二指正昭示着他们不俗的身份。张起灵啧了一声,他虽然明面上是张家的族长,但他实际上对这个‘吃人’的家族并没有太多感情。但他本身背负的责任感还是让他镇静下来,从肌肉翻卷的死人堆中爬出来,站在一个相对的高地,望向远方。
很快,张起灵就惊讶的发现他现在竟然是在张家的本家。怎么可能,这一切到底是谁做的,这个世上怎么可能会有人如此强大敢对张家下手?张起灵的目光转冷,他听见前方一堵残墙后传来了一声惨叫以及鲜血的溅出声。张起灵想也没想,就动身想那里飞奔而去,奔跑过程中,张起灵的嘴唇已经抿成一条直线,他其实也很难想象,到底有谁可以以一己之力杀了如此多从小进行苛刻训练的张家人。
不知不觉间,麒麟纹身已经在肩膀上蔓延,踏火绕云,不怒自威。
终于,跑到了断墙后。接着,张起灵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面前那个十分淡然的举起刀将一个想要爬起的张家人的右手毫不留情的砍掉,又狠狠地扎进那人的胸膛的黑色身影。顿时,鲜血四溅,那人的脸也被血花沾满。
”你...“张起灵的身子在颤动,顶天立地的张起灵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恐惧了,当然不是因为眼前血腥的一幕,而是因为眼前那道如同浴血修罗的身影。
”我说过...我会杀到直到你出来为止的...“
那个男子的脸好像有一层雾,看不真切他原来的模样。只是,他看了一眼张起灵,突然就笑了,笑着笑着,就有一滴晶盈顺着他的脸颊缓缓滑下,透着无比妖异的光.....
...........
张起灵猛地睁开眼,坐起身,开始粗重的喘气,又是这个梦,这个萦绕在张家族长心头百年的噩梦。没有来由的,一股浓浓的悲痛从心底最深处传来,带着后悔,内疚,自责,相思....等多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咚...咚..“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
张起灵捂住心口,努力抑制心中汹涌的情感,有些惊怒的出言。
“.....族长,是我。”
淡淡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夹杂着些许担心和急切。青年的确很焦急,站在自家族长房间门口,青年好不容易才忍住破门而入的冲动。因为他知道平常日子里,以族长的习性,是绝不会那么晚还没起的。内心担忧的他只好亲自过来看看了。但还好,族长还在房里,而且听语气也没有遇到什么危急情况,这倒让他暗松了一口气。
张起灵拧了拧因为刚刚的梦魇而有些发胀的眉心,对外面站着的青年轻轻说了一句“进来吧。”
门被推开,青年走进房间,随着他的推门而入,外面的阳光也同样照了进来,将整个原本略显阴暗的房间照的暖融融的,既明亮又干净。青年脸上带着笑意,阳关照在他的脸上,明晃晃的很好看。
“怎么了?族长,又做噩梦了?'
”没什么。“
张起灵摇摇头,顿了顿,问青年:“你怎么来了?”
青年做了一个无奈的动作“族长,今天是族里开族会的日子,您忘了?”
张起灵不语,毕竟这些年来,他这个族长的确当得有些不切实,阻力的大小事务除了一些必要的事情张起灵已经很少以族长的身份出现了。这所谓的族会,即是一年来张家包括本家和海外族人的一次聚会,统一规划目前张家现况的集会罢了。张起灵已接近一个世纪没有去参加这族会,一直都是让自己的徒弟,也就是这位青年,张家的少司命代劳。
"你代我去吧 "
张起灵摆了摆手,以他习惯离群,喜好安静的性子,一直都是对这种聚会场面颇为抗拒。青年似是早就料到了自己族长的话,不由苦笑了一下,连连摆手道:”别啊,师父,您都几十年没露脸了,这次难得几乎海外的族人都回来了,您这么说也得给个面子,镇镇场子不是,您又来这招,我这少司命,当得可真命苦......您就可怜一下徒儿我,这次就去会上看看吧,这回那些老不死的可都回来了,就您徒弟一个人,我怕镇不住啊!“
张起灵闻言挑了挑眉,青年的性子他再熟悉不过,只有他真的郑重其事来求自己时,才会当面叫自己师父。看了一眼青年几乎渴求的目光,想到这些年来,的确是多亏了自己的徒弟帮自己处理张家的这些杂事.....张起灵沉吟了片刻,终于在青年的无限期盼中,轻轻点了点头。
”好。“
”什么?师父你答应了。“青年得到张起灵肯定的回答,立马开心地笑了,眼睛都笑弯成了月牙。
”哦,对了族长。“青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从身上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整齐的宣纸,递给张起灵”族长,这是海客长老给你的。
”“张海客?”
张起灵听到来人的名字,先是一愣。
“嗯。是今天早上,一个小鬼转交到我手中的,好像很重要的样子,我就没打开看。”青年笑笑道。
张起灵伸手接过,并没有直接打开来看,而是攥在手心里,又抬头问青年:“他还说过什么话?”
青年挠挠头,眼睛狡猾的眨了眨道:‘海客长老还说,一切,等族长到族会上就知道了,还有.....“青年顿了顿,像是在组织语言。
”什么?“
张起灵很见不惯青年吞吞吐吐的样子,皱着眉头问。
”还有.....他说,这也许是张起灵..也就是师父您...最后的机会了。“

《千年修得回眸见》(百年梗,重生邪,虐哥心~)

《千年修得回眸见》by天真的球月(长篇,百年梗,虐心向)

卷一百年漫漫风雪
锲子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长相思,骨生怨,千年修得回眸见。
雪,一片一片的落下来,在半空中打着转儿,如一只凄美的蝶,最后却悄然落入一只白皙的手中,但继而又飞快地消失,无影无踪.....
张起灵看着自己手中的消失殆尽的雪花,轻轻闭上眼睛,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透着无限的悲凉。
“族长,外面冷,快进去吧。”突然地,身后响起了一道淡淡的声音。张起灵转过身去,看着来人。他是张家的少司命,平日里族里大多数事情都是他在帮忙打理。同时这位少司命也是张起灵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的一身本领都是张起灵教的,而他自己本身也早已把这位族长当成是自己的师父,反正他原本也是张家的遗孤,他想,如果当初自己没有这位族长出手相救,没有族长的栽培,自己就不会有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因此他很清楚张起灵在自己心里的位置。
“下雪了。”张起灵漆黑的眸子中依旧古井无波。
“嗯。”
青年点了下头,算是回应,接着就走上前把拿在手里的大衣小心地披在张起灵的身上,又细致的帮自家族长掸了掸身上残留的雪花。
张起灵则站在原地没动,任由青年做着一切,只是他又将淡然的目光移向天际,看着今天这场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雪,纷纷扬扬的雪花一直下着,下着。
青年看自家族长这样,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张起灵身边,陪着他站在屋檐下,一同看着这场大雪。
而张起灵就像已经变成石像一般,一动也不动。就这样不知道站了多久,站到天都已经渐渐暗了,一切都即将陷入那沉重的黑暗中了。
“族长....你..是不是又想起了什么。”酝酿良久,青年才有些犹豫的开口问道。虽然是个疑问句,但说出来却是陈述语气,青年很聪明,他早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师父在想什么了,如今一问,只不过是个形式罢了。
但张起灵好像没听到青年的话似的,连看都没有看他,只是再次伸出手,接住了一片雪花。手掌握紧,感受到手心深处那份刺骨的冰凉,渐渐蔓延,蔓延到了心灵深处,痛到了骨髓里。
张起灵的睫毛不着痕迹的眨了眨,最后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进去吧”。
张起灵在青年有些愕然的目光中,缓缓转过身,向屋内走去。青年先是一愣,继而又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连忙跟上。
就在张起灵轻轻推开房门的刹那,突然,起风了。张起灵推门的手陡然一僵,因为他恍惚中似乎听到有一道淡淡的笑声穿过外面的茫茫风雪,跨过相隔百年的漫长时光传来。
“小哥...下雪了。”
“嗯....吴邪,下雪了,很漂亮。”
张起灵听到自己的心轻轻的回答,可惜……却再也…没有任何回应。
TBC
此篇正文卷一已完结出本,指路贴吧。卷二也正在贴吧连载(同个贴子)
球月出品,欢迎前去品尝。
(虐不虐,后妈不后妈什么的……看到后面不就知道了😁)